小说之城 > 历史军事 > 夺面人 > 第九十三章 疯狂的石头(2)

第九十三章 疯狂的石头(2)(1 / 1)

雪兰吉普有意隔着几辆车跟随大卡车一路又驶向了金山市,卡车没有进城,而是在河湾角拐上了金山市的标志性建筑金门大桥,它横跨在海湾之上,高耸入云,桥身呈现出一种独特的橙红色,与蔚蓝的海湾形成鲜明的对比,桥塔高大威猛,仿佛是一座庄严的守望者,矗立在桥面上,给人一种坚定和力量的感觉。这座悬索桥桥面宽阔平稳,很多行人在桥上漫步,欣赏海湾的壮丽景色。

赵小飘此时无心欣赏壮美的风景,跟他一样的还有卡车上的杰弗里和伊森,伊森兴奋地对着杰弗里说“你说这两车货能卖多少钱?”“地下金库运出来的,我猜不是珠宝就是黄金,总不会是石头吧“”哈哈哈“两人大声狂笑了起来。

卡车拐下了公路,在树林间的泥泞小路艰难前行,这里是一座半岛,因为曾经有一座联邦监狱所以得名叫恶魔岛,现在的恶魔岛上真的盘踞着一帮恶魔,伊森的金蛇帮就占据了这里,卡车摇摇晃晃地开进了院子,废弃监狱的几个窗户口露出几个面相狰狞的脸孔,有人大声叫道”是老大,是老大他们回来了!“伊森站在汽车上挥舞着手臂“兄弟们,两车货,快来卸货!”

监狱楼顶负责望风的小喽啰大声喊道“老大,有辆车开过来了”,伊森闻言一愣“是警察吗?”“不是,就一辆吉普车。”杰弗里听说是辆吉普车,略显紧张地说“是不是货主追过来了?他们就开了一辆吉普车。”伊森摆摆手,“是他们又怎样,一辆吉普车能坐多少人来,我这里二十几个兄弟怕啥?”伊森恶狠狠地掏出手枪,“兄弟们,抄家伙,来的人一个也不留!”

赵小飘他们的吉普车径直开进了院子停在两辆卡车旁边,三人下了车,赵小飘目光闪动,停在了一脸紧张地杰弗里身上,“加油站除了你还有哪几个?”他的声音犹如万年寒冰,周围几个金蛇帮的家伙莫名得身上打了个寒颤。

杰弗里握紧了手里的枪,他也不理解自己在怕什么,对面三个人,而且看起来最厉害的大个子没有来,自己这边二十几人,手上不是枪就是刀斧,这要打起来双方根本不是一个重量级。

伊森狞笑着逼近三人,”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你偏来,谢谢又送一辆车来,下去跟你加油站的朋友去作伴吧。“伊森挥挥手,金蛇帮二十四个人围住三人,在他们眼里,三个东方人此时已经是死人了。

“留杰弗里的活口,其他的随便,”赵小飘冷然下令,先出手的是他自己,金光闪动,伊森的人头飞到了卡车的引擎盖子上,他的眼睛里还透着不敢相信的眼神,也就是呼吸之间,可怜的杰弗里经历了人生中距离魔鬼最近的一次,他没有看清三人怎么出手,尤其是那个年轻的老板,手里金光闪动就总有一颗人头落地,杰弗里的身体不受控制地抖动起来,两腿间热热的液体顺着裤脚流了出来,除了他自己,伊森的人已经没有一个站着的了。

直到赵小飘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,杰弗里才轰然跪倒在地哭了起来,“你知道你们抢的是些什么货吗?”“不知道,我真的不知道,是伊森逼我的,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呜呜呜……”“一会儿跟我们回去,你给小山说对不起,他要是原谅你了我就放过你。”赵小飘叹了口气,“告诉你吧,车上都是石头,是我家乡的石头,为了这些石头,你杀了我的人,疯狂的是石头还是人?”赵小飘出手击中杰弗里的后脑的凤府穴,杰弗里昏死过去。

一把大火熊熊燃烧,金山的警察很快就会发现,作恶多端的金蛇帮竟然一夜之间没有了一点踪迹,好像凭空蒸发了。

赵小飘他们三人一人开着一辆车再次出发,等他们到达黛丽镇时,宋玄武已经在镇子神父那里高价买了一口棺材把小山装好了,胡青龙把死狗一样的杰弗里丢在小山的棺材前,赵小飘向着棺材鞠了三个躬,他大声对着其他的司机说“杰弗里在加油站抢车杀人,很多人都看见了,你们回去后跟你们老板说,杰弗里回不去了,杀人者偿命,这不光是我们芳华国的传统吧”。

赵小飘点头示意,胡青龙抓起杰弗里的头,微微用力一扭,杰弗里的脖颈扭转了一个怪异的角度,身子朝前,脸却看向了众人,一旁的司机个个吓得面如土色,赵小飘对着他们说“你们好歹也是一起来的,帮着把他埋了吧,每人100美元小费,我想不会有人再打这些货的主意了吧,杰弗里临死前我已经告诉他了,这些车上装着的只是我家乡的石头而已。”

临出发前,赵小飘给酒吧老板瑞奇和马格神父各留了五百美元,叮嘱他们如果警察来调查就照直说,可以让警察去牛约市找自己。

车队再次出发,这次没有什么波折,只是归途多了一丝淡淡的悲伤,车辆驶入了码头,华星轮的船员们拿着绳子、扁担来帮着卸货,赵小飘叫来了黄屿,把小山的事告诉了他,黄屿擦了擦眼角,“哎,小山是个苦孩子,父母都不在了,就为了抚养年幼的弟弟才出来跑船,”“这边安顿好了去把小山的弟弟接过来,小山的工资按月发给他弟弟,他的一辈子都由我来照顾!”黄屿感激地点点头,赵小飘接着说“明天大家把手头的事都放一放,我们一起把小山送到纽泽西,找个好地方把他安葬。”

当晚的全体人员会议上,赵小飘宣布了自己的决定:以后凡是为了公司牺牲或者受伤的,全部由公司负责,有外债的公司来偿还,有家人需要照顾的也由公司照顾,受伤了的公司养他一辈子。很多船员听了老板的话都忍不住呜呜地哭出了声。

第二天,纽泽西,一块林间空地上,小山的棺材周围布满了鲜花,天空似乎也被哀痛笼罩,灰蒙蒙的云层压低了天空,所有人都穿着黑色的衣服,神情肃穆,每个人的眼中都闪烁着悲伤的光芒。特意请来的乐队演奏着低沉而悠长的哀乐,赵小飘带头向棺木鞠躬,船员们哭泣着,他们的眼泪如同断线的珠子,无声地滑落。空气中弥漫着悲伤和不舍,与其说是在哀悼小山,其实大家是在为小山庆幸,让他们以后再也不会像死掉的野狗一样无人在意,这种被人关心、重视的感觉让每个人都心里充满了暖意。

最新小说: 李小宝张灵 温柔深处是危情 五千年来谁着史 超神学院之战地指挥官 穿越兽世:小巫娘,生崽崽 唐君子 将六皇子拐进后院 骄王将妃之血色嫁衣 大明虎威军门 我成了大明拯救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