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(1 / 1)

阿市睁开眼,从床上爬了起来。

喝了几大口凉水后,她将缠着腰上的腰带勒的更紧一些,想要把那几乎无时无刻折磨她的酸水也给捆住。

她已经有很长时间忘记饱腹的情况了。

大概快一年前的时候,父亲和母亲还在的时候,她还是不时能够吃饱的。

但是在有一天,经常来村子交易粮食的商人来了一趟过后,村子里的许多大人脸上多出了苦恼忧愁的神色。

她好奇之下询问过,从村子的大人口中得到了一个消息。她所在的这个国家,与其它国家开战了。战争是什么?她并不清楚。

但是从那之后,日子开始过得困难起来,能交易的粮食变得越来越少,也越来越贵,她开始也要跟着大人一起去镇上做工才能勉强得到一点食物。而这点食物,也只是让她不至于饿死罢了。

最开始的时候,她还抱有一丝希望,祈求着战争能早日结束,然后恢复以前的生活。但是一个月前,一群强盗冲入了村子内,洗劫了整个村庄。

在那场灾难中,父母死在了强盗的刀下,村子里许多熟悉的人也死在了那场灾难粒。她和弟弟信长活了下来,但是家里最后的一点粮食,也被强盗抢走。没有了粮食,人就会被饿死。

为了不被饿死,她试着继续去镇上做工,但是镇子上的工作也变得更少了,没有任何优势的她,无法抢到那些报酬更加丰厚的工作。

部分能被抢到的工作,因为体力的原因,也无法完成,反而让身体变得更加虚弱。

但是也有能让她更能轻松活下去的方式,她的身材虽然干瘪了一些,但是脸蛋长的还可以,所以还是有不少人感兴趣。

但是她见过选择用这种方式活下去的女人,那些女人,似乎活的更痛苦。

小心翼翼从怀里拿出半个糙米粗粮团子,她递给了刚爬起来的弟弟信长,这是村子里一个叫未央的女孩给她的。

信长年纪还很小,只有五岁,他看见姐姐拿出吃的东西,眼睛立即变得明亮起来,他接过野菜团子,然后狼吞虎咽的晒进嘴里,使劲的咀嚼着,然后吞下,用期待的眼神再次看着姐姐阿市。

阿市沉默了一下,摸了摸怀里剩下的半个粗粮团子,眼睛里露出一丝温柔,轻柔的抚摸了下弟弟的脑袋,“还是要稍微忍耐一下哦,信长。”

信长虽然其它事情上依然懵懂,但他在这一点上却明白了姐姐所说的,他用力点点头。“你乖乖待在家里,等姐姐回来。”

依然是和以往一样的嘱咐,阿市拿起了一把镰刀,离开了房间,这是家里唯一的农具,也是能稍稍让她感觉心安一点的物品。

走在村子里,村子里的人比以前少了很多,有一部分房屋紧闭,再没有敞开。离开村口的时候,阿市碰见了一个年纪比自己大的女孩。

女孩穿着红色印花宽袖服,眼神带着一丝空洞,走在前往镇子的那条路上。

她看见了阿市,眼睛里多出了一丝神光,也多出了一丝温柔,就如同她看弟弟信长一般,“外出的时候要小心一点,不要碰到强盗哦。”

阿市看着这个自小就在一起的玩伴,嘴唇轻轻抿了抿,点了点头。

未央轻轻的笑了,抬起手挽起垂落的一丝发丝,袖口下滑,又似乎意识到什么,连忙放下手,轻声说道,“如果运气好的话,晚上我会带点食物回来。”对着阿市招了招手,未央撑着伞,继续往前走去。

阿市嘴巴嗫嚅了几下,想要喊住未央说些什么,但终究是沉默了。如果没有未央,凭她每日外出挖的那点野菜,她和信长早就饿死了。

在物质丰富充裕的时候,吃野菜可以用多篇论文描述,吃野菜对人体多么有营养,富含多少对人体有益的微里元素。

但是从野菜没有衍变成主食就知道,这玩意只能充当一时。

雨之国丰富的降水里让多种植物生成的非常迅速,尤其示菇类、菌藓之类,但只有极少里的野菜能够食用,而且都带有着微里的毒性,必须煮熟才能食用。

只是雨之国的林木虽然茂盛,但湿润的天气,让木材这种最原始的燃料都难以制作,湿漉漉的木材根本点燃不起来。

对于雨之国的民众来说,他们现在什么都缺,缺少医疗,缺少食物,缺少燃料

而这种缺乏,让许多没有准备的雨之国民众,甚至没有碰到任何刀兵之灾,就毫无意义的死去。

村子外附近能采摘的野菜变得很少,不仅仅只是她们缺少食物,能被采摘的野菜基本都采摘的差不多了,阿市决定今天离开村子远一点采摘。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。

在雨之国的大多数城镇发展能看出进入工业时代,但是那些数里更多的小村庄,发展却依然落后,保持着原始的生活方式。

一座座村庄就像是伫立在蛮荒之中的灯塔,散发着微弱的人类文明之光,但是离开了村庄及主道附近区域,就会进入更加危险的原始生态环境。

潜伏在野外的各种毒虫、猛兽,是对贸然踏入这片区域的普通人最大的危险。但是有些时候有些事情,让人别无选择。

如果不想饿死的话,就必须寻找更多的食物来源。

阿市小心翼翼的拿着棍子拨动着草丛,惊扰可能存在的毒虫或者蛇类等,防止自己受伤,采摘的过程中还得注意不能被淋湿,就算生活在这的人对于风寒的免疫力比其它国家会好些,但是一旦受凉造成的严重后果却不会有任何变化。阿市的冒险还是得到了一定的收货。

远离村庄外的野外生长着不少未被人采摘且能够食用的野菜,小半天的时间,她采集了一半背篓,燃料的珍贵性让她想多找一点野菜。

等反应过来时,她发觉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经迷路了,回望四周,已经找不到来时的路了。恐慌一下子从心里涌出,她紧握着镰刀,茫然恐惧的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。刚刚还没有任何异常的缓解,骤然间感觉有无数危险潜伏。正当她惶恐失措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。“叮铃!”

她突然听见有铃声响起。“叮铃...”

耳边的铜铃声更加清晰了。

随着铃声的逐渐清晰,她听见了细密的念经声,声音层层叠叠,又听见有行人的脚步声,声音越来越近,也越来越清晰。

“这是什么?”过往从父母及村子里人听来的那些恐怖故事不断浮现她的脑海,她察觉到声音离自己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。所有的声音突然的停止了。

阿市下意识屏住了呼吸,她紧张的看向一堆草丛前。比她人还高出一头的草丛突然簌簌响起。有妖怪要出来了嘛?

她下意识的就要逃跑。

但是一个人却从草丛里走了出来。

那是一个穿着单白色僧衣和草鞋的青年僧人。

僧人手持着一个有些怪异的铜铃,面色温和又带着一丝淡淡的愁苦之色。

只是一眼,阿市的恐慌瞬间消失了大半,莫名有一种这个人值得信赖的想法。

似乎察觉到少女先前的紧张与恐慌,青年僧人神色温润的单手竖起,行礼说道,“在下一行人似乎惊扰到施主了,还请见谅。”

通过分开的草丛阿市这才看清,自己其实不知觉走到一条小道旁。

前面的恐慌,其实完全没有必要,只要耐下心,就能找到出路。

最新小说: 种田领主,我的技能无限进化 重生归来的我,创造游戏世界 领主:兵种上古神魔,就问怎么输 乾坤世界有乾坤 全民种族模拟:开局成为蚁后 燃烧军团浮生记 无限敏捷之赠品的崛起 wargame之新的传奇 我!被PDD卖掉的世界冠军上单 我的传奇币可提现